弘壹

弘壹爻森半开玩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不考虑进职业俱乐部吗?”回到酒店之后,爻森洗完澡出来,见邵涵换上了睡衣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玩手机,宽松的裤子底下露出两只脚踝,被酒店暖黄色的灯光照得像蜜糖一样。邵涵困倦地轻声道:“你怎么不揉了……”爻森的眼神深了几分,他右手往上挑开邵涵上身的睡衣,左手向下伸进他睡裤的松紧带里,跟给一个蚌开壳似的,缓缓把他腰臀周围的皮肤给露出来。邵涵困倦地轻声道:“你怎么不揉了……”爻森半开玩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不考虑进职业俱乐部吗?”“别瞎说。”爻森回头瞥了他一眼,“那人有点儿意思。”邵涵只能放下手机被爻森搂着,半跪半趴在他手臂圈起的怀里。他抬起头盯着爻森,知道爻森心里没安好心,垂着眼睫回答:“我不算瘦了。”“别瞎说。”爻森回头瞥了他一眼,“那人有点儿意思。”

弘壹邵涵张了张嘴想说话,却没发出声音,这才发现自己嗓子哑得难受。他拼命清了清嗓子,喉咙一阵火辣辣得疼,他忍着不适勉强道:“……喂?”邵涵抓着他肩膀和手臂的手指越来越紧,但至始至终也没有把爻森推开。爻森:“哪儿不舒服?”想起昨晚的事来,邵涵的脸红了,他从爻森怀里挣扎出来,连忙回答:“我……睡了回笼觉,队长你有事吗?”

弘壹爻森走过来坐下,在“我想抱抱你”和“要不我再去开一个房间我们分开睡”之间挣扎了一下,说:“你今晚吃饱了么?吃得那么少。”爻森的眼神深了几分,他右手往上挑开邵涵上身的睡衣,左手向下伸进他睡裤的松紧带里,跟给一个蚌开壳似的,缓缓把他腰臀周围的皮肤给露出来。爻森本以为邵涵会挣脱他的手臂附赠一个瞪眼,结果邵涵居然只是身体轻轻颤抖紧绷了一下,攀着他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,耳廓悄然被染红。邵涵张了张嘴想说话,却没发出声音,这才发现自己嗓子哑得难受。他拼命清了清嗓子,喉咙一阵火辣辣得疼,他忍着不适勉强道:“……喂?”“不饿……”“没什么胃口。”“不饿……”爻森本以为邵涵会挣脱他的手臂附赠一个瞪眼,结果邵涵居然只是身体轻轻颤抖紧绷了一下,攀着他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,耳廓悄然被染红。见对方走了过来,爻森面上带上了微笑:“你打得蛮好的。”

上一篇:两任一把足被查后 老石油人任安监总局党组书记

下一篇:王三运被单开:出进会所 任由背纪干部选择岗位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